江门新闻 首页> 新闻> 正文

西方制裁俄已满一年:俄罗斯经济下行压力与日俱增

2019-12-02 10:33:53
  

  2015年,注定是俄罗斯人经历痛苦的一年。

  因克里米亚问题遭遇西方制裁已久,如今,西方国家决定将制裁延长六个月,其在叙利亚执行轰炸IS的战机又被土耳其击落,而此前,一架民航客机则遭遇“IS”炸弹恐袭坠毁……

  但另一方面,普京在俄罗斯民众中的支持率继续高涨,俄政府打击“IS”的行动依然在继续。不过随着原油价格的持续下滑和西方制裁的加深,俄罗斯经济下行的压力也正与日俱增。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俄罗斯都是当之无愧的大国。而遭遇内外交困的局面,这个国家似乎愈加显现出超乎寻常的战斗力,至少呈现在外界的形象如此。

  作为一个游客走在莫斯科大街上,几乎看不见任何经济衰退的迹象:超市里的食品琳琅满目,大街上依旧严重堵车,到处是纪念伟大卫国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的标记。不过,作为一个莫斯科的过客,也很容易关注到另一个现实:在街头林立的货币兑换处,美元兑卢布的汇率让人心惊肉跳——2014年10月,汇率还是1:40左右;到当年12月,汇率已到1:69;经过俄罗斯政府采取包括抛售美元外汇储备等一系列政策,今年4月,美元兑卢布稳定在1:56左右。

  不过,俄政府手持的“弹药”已经不多了。到今年10月,俄罗斯军事干预叙利亚局势时,俄政府手持的外汇储备只剩下了3000多亿美元。其中政府可动用外汇储备只有大约1000多亿美元。于是,莫斯科美元兑换卢布的汇率,又冲到1:67左右。

  “俄罗斯的底特律”

  当俄总统普京在叙利亚发动空袭时,莫斯科华商圈里流传着一个说法,普京的目的是通过打击“伊斯兰国”来影响中东地区的油价,进而带动俄罗斯油气出口。这个想法反映了迫切希望经济好转的心态,但却未必能够如愿。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的政治学教授艾伦·林奇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认为,普京出兵没有经济考量。事实上,军事行动开始后,世界原油价格只是小幅度上涨,随后又维持在每桶60美元以下,在11月份最低时降至40美元左右,远没有达到俄罗斯经济发展部部长乌柳卡耶夫所宣称的每桶70美元正反馈区间。而只有原油价格在后者所说的这个价格上,严重依赖油气出口的俄罗斯经济才有可能通过出口获得宝贵的外汇。

  今年俄罗斯的经济增长率,会不会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的-3.8%呢?

  表面上几乎看不见什么,但危机有时藏在数字之后。在莫斯科南部的卡卢加州,州政府新闻局副局长列捷涅夫说,本州的许多外资汽车企业已经撤离或者给员工放起了无薪长假,只有德国大众仍旧在苦苦支撑。卡卢加州号称“俄罗斯的底特律”,这里有着多家外国公司投资的汽车产业链。制裁以及经济下滑的因素,这个产业链遭到了沉重的打击。

  同时撤出俄罗斯的还有许多别的外资企业,埃斯皮里特(Espirit)宣布撤资,阿迪达斯关闭在全俄的600多家连锁店。芬兰零售巨头斯托克曼宣布撤资。另外一个打击更加沉重地降临在俄罗斯的能源工业上。根据俄智库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俄罗斯与挪威和荷兰等国家联合开发北冰洋新油田项目暂停,这导致俄罗斯现有的油气设施难以更新,油气开采量难以增加。

  经济困境并非全因“制裁”

  在宏观的统计上,俄经济目前的低迷是明显的。今年1月-8月,俄GDP负增长3.9%。俄央行的估计比IMF的更加悲观:今年全年负增长将达到3.9%-4.4%。这一背景下,工业生产、居民收入都将有明显的下降。今年前7个月通胀达到9.4%,去年同期仅为5.3%。俄官方给出估计认为,今年通胀率很可能超过12%。

  俄罗斯经济的症结是什么?巴黎HEC商学院经济学副教授米哈尔斯基认为,这是俄罗斯的“荷兰病”。就是说,俄罗斯经济过于依赖能源出口。当能源价格大幅度下跌后,经济也因此大幅下挫。

  如是也说明,在一年多的持续时间内,将这些数据全都“归功”于“制裁”显然并不“科学”。

  虽然损失了北冰洋新油田项目这个“大单”,但俄罗斯现有正在运转的油气项目并未涉及制裁,德国等国的能源公司也在以子公司出面的方式与俄订立新的合作项目,这就在很大程度上让俄经济可以运转下去。

  制裁对普京权力体系中主要人物的限制也不足以发挥太大影响。因为它并未对与“主要人物”关系密切之人进行限制,比如家人,这样一来,他们旗下公司的业务运转不至于因此就陷于停滞。

  此外,对俄工业企业从西方引进关键技术和设备的限制也尚不足以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引起严重后果。俄能源产业在相当大程度上依赖西方的设备供应,但以已有的设备和部件,进行一定时间的支撑是可以的。而军工企业,因同样的道理,也不至于陷入困境。

  长远的负面影响不容忽视

  今年3月,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联邦一周年之际,普京表示:“制裁没有致命性,尽管对工作有损。”短期来看,这种自信并不算是一种勉强乐观,但如果考虑到制裁的全部内容,这位俄罗斯政治强人却也是忽视了长远发展的一种视角。 

  西方制裁中,最不容忽视的还是对俄经济融资的限制。由于制裁中的这项内容,俄许多大公司都失去了直接从西方进行融资的资格,而这一点则可以说是让俄最为难受的。当然,依同样的逻辑,它仍不至于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对俄构成严重挑战,但从长远看,它的影响却可能是致命的。

  按照俄经济学家谢尔盖·阿列克萨申科的估计,俄经济部门正逐渐感觉到融资限制的后果,包括“俄罗斯石油”这样的支柱型企业将不得不因为融资限制逐步地放慢一些项目的开发步伐。

  这种融资限制带来的影响可以从俄外汇储备数额变化中间接看到。从去年到今年,俄外汇储备从5100多亿美元降到了3000多亿美元,而外债从2012年的7196亿美元降到了现在的5000多亿美元。储备的大量消耗首先是为了救卢布汇率,其次,它也因偿还外债所耗。长期以来,虽有巨额的“石油美元”,俄经济却一直靠从西方银行的借贷过活。如今这一借贷渠道被掐断,储备大量被消耗。而这种消耗自然是无法长期持续的,从现有储备额与外债额的对比看,无法顺畅融资带来的压力显然很大。

  在这种背景下,西方对俄关键技术和设备的限制也难免在长远带来影响。随着零部件库存消耗殆尽,俄军工企业及其他工业企业自然也将被迫修改生产安排。

  与此同时,投资也因为制裁而受累。对于任何其他国家的公司来说,俄罗斯遭到制裁后都使得这个经济体像患上了“传染病”一样,让前文中的那些公司不敢与其发生关系,以免惹祸上身。

  简言之,西方制裁没有在一年多的时间内让俄经济陷入停顿的困境,却对其长远发展构成了极大的限制。

  缺乏全方位的经济复兴计划

  如果说融资的拖累还没有明显呈现,那么应对俄罗斯经济“荷兰病”的挑战早已摆在俄罗斯人面前。对此,俄罗斯决策者们有所意识,但是出于各种原因,例如按照俄罗斯学者斯米尔诺娃的说法,决策者们缺乏一个长远的通盘考虑的战略计划。

  目前,俄罗斯还缺乏一个全方位的经济复兴计划。在采取的几个措施当中,战略性和战术性决策互相交织。比如,向各个缺乏流动资金的能源企业进行大规模注资纾困。但是民间中小企业却因为高昂的税率和缺乏资金受到沉重打击。俄罗斯银行贷款利率高达17%。许多中小企业被迫采取逃税避税行为,转为影子经济。

  此外,俄政府在2015年1月1日全面启动“欧亚经济联盟”,在欧亚联盟范围内鼓励用卢布进行结算,在货币上去美元化。但是,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之下,单独在欧亚联盟内部圈起一个小市场,其前景与效果也很难预测。

  今年10月,俄政府把每三年一次的经济预测修改成为每年一次,结果被广泛批评为缺乏前瞻性。俄政府可能无法回答经济在什么时候好转这一问题。有些俄国内专家预测,经济见底大约是在2015年年底,2016年缓慢复苏。而俄经济学家米哈尔斯基认为,俄罗斯经济见底应该要到2016年,甚至是2017年。不管各方面的预测怎样,公认的结论有两点:第一,俄罗斯曾经是世界上第六大经济体,它的经济不会因此崩溃,至少要比1998年的经济危机局面好很多;第二,复苏将是漫长的,尤其取决于世界原油价格是否能够上涨。

  制裁效果存疑,俄保持乐观

  而在俄罗斯政府内部,其实也存在一种乐观的声音。

  华东师大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成告诉《国际先驱导报》,据俄罗斯官方估计,有制裁不见得是坏事,“他们希望变成好事,把外部制裁当作修正自己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的机会”。“在制裁的背景下,普京当局在团结和整合民意方面有一致‘靶子\\’,产生一定的免责效应。同时更关键的是,可以藉此推进在高油价时代难以实施的、调整自苏联后期发端并在后苏联时期日益严峻的对资源能源出口过于依赖的经济结构,倒逼国内的现代化改革。按俄经济发展部等部门的评估,这一期待已部分实现,比如,食品工业等行业在制裁中很快实现了相当程度的进口替代,一些国内品牌得到快速发展。”杨成表示,“俄方的主流态度对西方是否取消制裁持无所谓立场。这种官方话语折射的是俄经济危机的主因并不在于西方制裁,只是西方制裁放大了经济危机这一事实。对俄而言,更大的问题是如何尽快解决内生的结构性问题,首先是对能源资源类商品出口的高度依赖问题。但这需要时间,不是短期内可以完成的。在某种程度上,西方放松或取消制裁,反而有可能让俄重新回到这一恶性循环的发展轨道上。”

  事实上,当普京支持率再次攀上峰值(支持率88%)之后,在西方、至少是欧洲国家内也存在两种观点。一些专家认为,对俄制裁程度过轻,远不能使俄罗斯按照西方的意图和方向发展;另一些专家则表示,西方对俄制裁“根本没用”,“对一个幅员如此辽阔、资源如此丰富,工业体系相对比较齐全的国家来说,制裁理论上不会取得任何效果”。德国柏林科学和政治基金会的学者已经提议,欧洲应重新推动与俄罗斯在共同利益领域的务实合作,采取向欧亚国家提供中俄之外的多元外交政策选项,以避免欧亚地区能源和经贸关系被安全问题化。

  “欧洲经济也受到了制裁双刃剑的伤害。”杨成说。数据显示,由于欧盟对俄罗斯实施制裁,欧盟去年与今年分别减少400亿欧元和500亿欧元收入,因为欧盟主要成员国对俄均有紧密的贸易往来。

  “西方一直比较喜欢动用制裁压制对手,试图凭借其综合国力,尤其是经济领域的比较优势以较低成本达到其战略目标。无论是对之前的卡扎菲政权、萨达姆政权,还是对古巴、伊朗,无数案例验证了西方对这一手段的偏好,其内在逻辑是通过制裁恶化被制裁对象国的发展环境,进而引发精英层的分化重组,并煽动民众的不满情绪,最终达到政权更迭的目标。但从伊朗、古巴的例子看,西方制裁在多大程度上会产生如期效果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杨成解释道。

  近两年来,随着伊朗核问题上取得突破、美古外交“破冰”,伊朗、古巴与西方的关系正在向缓和的趋势发展。与这两个国家相比,西方发动的对俄制裁其实在国际关系上较为罕见,“通常来讲,往往是大国制裁一个中等规模的小国。”杨成表示,“虽然欧洲国家已经出现了一些要求对俄解除制裁的声音,但鉴于目前西方还倾向于对俄保持道义上的压力,对俄制裁仍将延续一段时间。”(本报特约撰稿发自莫斯科、北京)

(新浪军事)
(编辑:SN100)

文章关键词: 制裁 俄罗斯 经济 克里米亚


更多精彩:
货架 http://www.zrhuojia.com/

江门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江门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