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新闻 首页> 政务> 正文

海南一干部肝癌晚期住院 仍“溜回”单位加班

2019-11-27 06:14:02
  

  “爸爸,哪里有流星?”不久前,6岁的儿子天真地问薛根军。“你找流星干什么呢?”“我想对它许愿,愿望就可以实现了。”“白天没有,你要到晚上才会看到。”薛根军笑着说。

  第二天早上,在薛根军床边。“爸爸,我找到流星了。”儿子高兴地说。“在哪里找到的?”“我在梦里,我还许了一个愿望。”“你许了什么愿望呢?”薛根军装出好奇的神情。“愿望不能告诉别人,要不就不灵了。” “你告诉爸爸,爸爸不告诉别人。”儿子抓着薛根军的手说,“我许愿让爸爸快点好起来。”

  回想起这一幕,身患肝癌晚期的薛根军哽咽了。年仅37岁的他,是海口琼山区凤翔街道办事处综治办副主任。如果生命真的只剩一个月,他计划用10天,安排好让他最牵挂的孩子上学问题;剩下的20天,就是坚持工作和找偏方。“走到哪里算哪里,走不动了才说,没这么容易就被打败了。”

  坚持工作几个月瘦了32斤

  “我要松了,工作会很难做”

  8月5日下午,南国都市报记者来到薛根军的家中。他走到门口笑着握手迎接大家。儿子双手抱着他的大腿说,“叔叔们好!”薛根军的家是一间两室一厅的老套间,房间显得很“宽阔”,因为只是摆放着几件简陋的旧家具。房子是他们租的,一个月租金要七百元。

  薛根军在家里穿着随意,理着一头短发,人看起来很精神,脸上看不出一点伤感。可是在谈到他病情时,坐在身旁的妻子林文珍不时泛着泪光。

  薛根军得知自己身患恶疾是在今年四月份,在医院拿到诊断报告时,他注视着诊断结果许久。

  回到家,薛根军收起脸上的愁容,把诊断报告塞进桌子的抽屉里,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同往常一样,大家看到的只是一个忙碌的身影。

  之后的一天,薛根军早上起床看到妻子眼睛红肿。“你怎么了?”薛根军关心地问道。“没什么,心里烦睡不着。”林文珍试图控制住情绪,可泪水还是流个不停,“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

  原来薛根军放在抽屉里的诊断报告被林文珍无意中看到了。“看不看都一样,看了还多个担心的。没事的!”薛根军笑着安慰妻子。

  当时拿到诊断报告,医生建议他住院做手术治疗,但是他决定缓缓。因为一家儿童医院在凤翔街道办辖区一农村的征地问题出现了“状况”。当时地已经征了,可一些村民反悔,认为“闹一闹”可以增加征地补偿款,便对进场勘测的工作人员进行阻挠。

  由于当时的矛盾比较尖锐,政府分派五个工作组去做村民工作,而薛根军就是其中的一员。“那时上访很多,如果我松了,群众都去缠着领导,那工作就没办法做了。”薛根军当时听说有一名中医比较好,决定先保守治疗,缓一天是一天。

  “他每天工作都风风火火的,哪像是生病的样子。”一名同事回忆,从四月份到七月份,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薛根军身体突然消瘦了32斤,这才让大家感觉到异样。

  在薛根军这段时间忙碌工作的背后,他要忍受着病魔的折磨。有时候病情发作,他肝区疼痛难耐,半夜里经常从挣扎中醒来,不停地在床上打滚。林文珍每当看到这样的一幕,心如刀割一般难受。

  被告知或只有一个月生命

  安慰妻子:“这有什么,把你吓成这样子”

  7月12日,由于病情严重,薛根军感觉身体太难受,不得不决定住院治疗。他向领导请假时,仍隐瞒着病情,只称住院几天就好了。大家想去医院看望他,也被拒绝了。

  在开始的几天,薛根军白天在医院打针,傍晚6点多钟,便从医院“溜回”单位加班。“我跟护士说出去走走,然后就打车回单位了。”薛根军称,因为新来的同事还不熟悉业务,每天要处理的文件又很多。他会把文件分类标记,新同事能够处理的,他就留着。像回复信访件等比较难处理的,他就在电脑上拟好。白天在医院打针时,就电话指导同事处理。

  住院的第五天,林文珍作为家属被医生叫去办公室,听完病情介绍后,她像失了魂一样,走到护士站前突然就晕倒在地上。

  “有人晕倒了,快来人呀。”薛根军的病房距护士站不远,他听到喊叫后,探头发现妻子倒在地下。正在打针的他,一只手拿着药瓶就冲过去了。

  经过医生护士现场抢救,林文珍才醒了过来。“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还没等薛根军问完,林文珍坐在地上哭泣起来。“医生说你只有一个月了……这么大的事我拿不了主意。”她边哭边说。

  “这有什么,把你吓成这样子。”薛根军表情平静地安慰着。从那以后,为了不让妻子再受打击,关于他的病情与治疗方案,都是他直接与医生商谈。

  “身体就像车,开到哪里都有坏的时候,老这么顾虑干吗?”患病的薛根军不时开导妻子,遇到问题要向前看,向后看没用。

  面对难题“向前看”

  工作中总是笑脸迎人

  薛根军的这种“向前看”的豁达,其实与他的工作密切相关。

  “你们再搬,我们就跳楼了。”钉子户姐妹用自杀威胁搬东西的工作人员。这是发生在2013年的一幕,而这类似的一幕在两人同意拆迁前,已经发生了不止一次。

  两姐妹未婚,已经五六十岁,靠出租房维持生活,房子就像她们的“命根子”。为了阻挠拆迁,她俩曾使用了各种“招数”,除了自杀,养猛犬,还设神堂诅咒工作人员。而这样的一道道难题的解决,薛根军扮演了重要角色。

  “我知道她俩想法变化很快,经常是前面还说好好的后面就变了。”薛根军了解情况后,知道两人比较迷信,认为那时拆房不吉利。为了不让矛盾激化,“今天你们来当总指挥,你们想什么时候拆就什么时候拆。”两姐妹见薛根军的态度诚恳,再加上一段时间接触中产生的信任,她们拿了“通书”选了下午两点钟拆。

  到了时辰,薛根军给两姐妹戴上安全帽当“总指挥”,两人一声“令”下,鞭炮声响起,设备迅速进场拆除。房子被拆后,两姐妹不仅没有不高兴,还从自家院子的芒果树上,摘下几袋芒果给工作人员品尝,以表示感谢。

  薛根军在凤翔街道办综治办工作的五个年头里,这种尖锐棘手的问题,他遇到过很多,除了“向前看”,让群众印象深刻的还有他的笑脸。

  “去年我们小区一百多号人在市政府上访,他从早上一直陪到下午。”该小区住户黄女士认为,薛根军和其他的干部不一样,他总是带着笑脸,让人不好意思骂他,而且他能够理解他们业主的诉求。

  那天中午,太阳很晒,薛根军弄来了矿泉水,边发边劝着大家。“那天我们站到下午三点半,他一直陪着,还给大家发水,让人很感动的。”黄女士感激地称,薛根军帮他们小区解决了很多问题。

  从记者处听说了薛根军的病情时,“怎么可能?好人怎么不能活长一点?”黄女士先是不相信,后又说“我们要去看看他。”

  7月25日左右,薛根军与医生商讨了手术方案后,因为风险极大,他决定放弃,并办理了出院手续,打算回家进行保守治疗。那天下午,薛根军才把病情如实地告知单位领导,大家听到时都十分吃惊。

  “有他在的时候,觉得特别好用,少了他感觉乱套了。”在凤翔街道办事处工委书记陈云峰印象中,薛根军就像一名“万能工”。现在这名“万能工”突然病了,让她一时没适应过来。“给他安排任务,没听他说过不能做,每次都让人很满意地完成”。

  遗憾不能跟妻子一起抚养孩子

  “感觉很过意不去”

  早在2012年,薛根军经检查得知自己患上了肝炎,但他并没有听医生多休息多调养身体的嘱咐,而是一心扑到工作当中。三年过后,长期的超负荷工作,换来了年年的优秀,也让自己病情恶化了。

  “如果真的只剩下一个月您最大的遗憾是什么?”薛根军沉默了,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如不能跟老婆一起抚养孩子,感觉很过意不去,很多事情需要我。”薛根军停顿了一下,“这些我都没跟他们说,在他们面前就要笑。我不会这么快就认输的!”

  薛根军的女儿11岁、儿子6岁,妻子是一名社区网格员。这些年,他妻子因为患有“产后风”,遇水、吹风身体就不适。作为家中的顶梁柱,养家、家务和照顾儿女大都要靠着他。

  薛根军家境并不宽裕,现在还是租房居住,一个月要七百元房租。所以他放心不下的是自己如果真的走了,妻子工作不稳定,会过得十分辛苦。

  “他告诉我要学会坚强,现在事情都发生了就要勇敢面对,相信没有困难可以难倒我们。”可是面对将来可能的困境,薛根军总是这样鼓励着林文珍。

  现在已经出院在家的薛根军,没有病怏怏的样子,除了正常的服药外,他还会力所能及地干着自己的工作。

  每天早上起床,孩子们总会跑到他床头,“爸爸好了吗?”这让薛根军感觉很幸福,也让他充满了希望。他希望通过自己努力,能够走得更久更远,而不是一个月,“走不动了再说。”
更多精彩:
v片视频在线观看 http://www.dc142.space

江门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江门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