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新闻 首页> 体育> 正文

爷们开黑车,姑娘做网红,能拯救东北吗?

2020/3/26 3:04:46
  

  原标题:东北破败,拯救还是自救?

  作者:龙树  来源:公号“冰川思想库”

  东北经济需要摆脱低谷,但是,怎么摆脱?在“拯救论”眼中,无非是依靠外力“救东北”,或者依靠来自中央政府的洪荒之力,或者依靠外地的先进经验与资本。但是,这些论调都回避了一个基本的现实问题,东北的盘子越来越大,谁还有实力拯救?

  我家附近有好多黑车师傅,都是东北的。有一位张师傅是这两年刚来北京的。他又开黑车,又开滴滴,天天忙得不亦乐乎。不过,他过上几个月就回东北一趟,因为,他还是某国企的在编职工。企业效益不好,张师傅他们就轮流上班,而不甘在家闲着的他,就来北京开起了黑车。

  开黑车其实收入并不低,一个月至少也有七八千块钱,比一些办公室的白领收入也差不到哪去。

  这两年东北经济又不行了,对张师傅不可能没有影响,不过,他通过到北京开黑车,解决了收入问题。

  前些天,中国青年报刊发了一篇报道,一位东北高校的大学毕业生打死也不留在东北就业。由此,引发了对东北人才外流现象的关注。在我看来,东北人才外流也没什么不好,这位大学生和开黑车的张师傅的选择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一种理性经济人的自救行为。这种个体层面的经济自救,不但不应当批评,而且还是一种非常明智的选择。  

中国青年报的报道《我为什么不愿在东北工作》。中国青年报的报道《我为什么不愿在东北工作》。

  从2014年开始,东三省经济增速急转直下,全国排名垫底,今年上半年,辽宁甚至出现负增长。然后,各种声音纷纷出炉,“东北危矣”“拯救东北”,不一而足。甚至有专家大胆设想,东三省和南方发达省份合作共建,结成对子,划定合作特区,由南方省份派出干部、调动资本,共管、共建。

  东北经济需要摆脱低谷,但是,怎么摆脱?在“拯救论”眼中,无非是依靠外力“救东北”,或者依靠来自中央政府的洪荒之力,或者依靠外地的先进经验与资本。但是,这些论调都回避了一个基本的现实问题,东北的盘子越来越大,谁还有实力拯救?

  而且,这也会制造新的地域不公平。东三省需要拯救,同样陷于经济危机当中的山西需不需要拯救,甘肃、宁夏等还不如东北的落后省份需不需要拯救?

  “救东北”也是种病,得治。东北的未来不可能继续依靠权力意志拯救,而是需要一场深入灵魂的自救,就像开黑车的张师傅和不愿留在东北的大学女生一样。

  行政意志再也救不了东北

  就在这两天,东北特钢集团进入了破产重整程序。

  为了拯救东北特钢集团,辽宁曾经动用了一系列手段,但是,上半年以来多次债务违约,让一切拯救行动走到了山穷水尽。最终,这家有着111年历史的东北大型国企只能走进破产重整程序。

  这是一个标志性事件,等于在东北宣示了行政拯救的失败。将东北特钢未来的命运交给市场和法律,既是最不坏的解决方案,也有助于摆脱救助失败国企的路径依赖。

  东北特钢是家很有象征意义的公司,本来是为了拯救更小规模的钢铁国企而生。

  原来东北并没有东北特钢这家公司,只有大连钢铁集团、抚顺特钢以及北满特钢。用东北话说,这三家公司的历史老悠久了。建厂最早的大连钢铁集团成立于1905年,抚顺特钢和北满特钢分别成立于1937年和1952年。

  在这三家钢铁公司中,抚顺特钢最先不行了。2002年,抚顺特钢陷入生存危机。这个时候,辽宁省政府决定让大连钢铁来拯救抚顺特钢。抚顺特钢先是交由大连钢铁托管,然后,两家公司合并成了辽宁特钢集团。

  不到一年,成立于日本侵华时期的黑龙江北满特钢也不行了。2003年,北满特钢严重亏损并全面停产。这个时候,黑龙江和辽宁商量了一下,决定让新成立的辽宁特钢来拯救北满特钢。还是老办法,先把北满特钢交由辽宁特钢托管,一年之后,2004年9月,两家钢铁企业顺理成章合并,成立了东北特钢集团,总部在大连。

  在正常的市场当中,一家大型企业兼并了另一家大型企业之后,一两年时间未必都能磨合到位,东北的地方政府却让大连钢铁接连吞下两家同等体量的钢企。这会吃坏肚子的,仓促而又弱弱联合的东北特钢未来能好到哪里去?

  不过,东北特钢的成立赶上了“好时候”。就在一个月前,也就是2004年8月,中国政府提出了第一个振兴东北计划,大量资源向东北国企倾斜。

  这是一个很典型的中国式拯救套路。先是大鱼救小鱼,然后,大鱼救不动了,最后,中央出手拯救大鱼。

  不过,10余年过去了,拯救大鱼的模式已经难以为继。一系列来自地方和中央的行政救济,并没有带来东北的国企改革,并向现代企业治理模式演化,反而让大量的东北国企把烂摊子越做越大。

  2007年,东北特钢成立后不久,因为环保问题,总部需要搬离大连市区。大连新基地的总投资被确定为56.4亿元,其中约40亿元来自于大连基地老厂区的土地出让金,其余部分则由公司自筹。

 

东北特钢总部。东北特钢总部。

  负债十几亿元,对东北特钢本来说也没什么太大的风险。很不幸,东北特钢在新基地的建设过程中,赶上了4万亿,赶上了钢铁行业振兴计划,结果投资规模急剧膨胀。2010年,大连基地投资增加至100亿元。项目竣工投产时,实际投资额高达156亿元。最终到现在,东北特钢负债500亿元。

  这么大一个烂摊子,地方政府救不起,中央政府也不愿救,同行业的“接盘侠”也找不到,最后,只好按照市场规律办事,让东北特钢以破产重组的方式“断尾求生”。

  东北特钢是东北国企和东北经济的一个缩影。

  救东北,救出了俄罗斯病

  在研究东北问题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东北居然也患有俄罗斯病,近年来,东北经济的表现几乎和俄罗斯同步同频。

  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影响,俄罗斯在2014年经济急转直下,2015年负增长3%,今年上半年负增长0.9%。

  东三省也是在2013年经济增速达到顶峰之后,出现断崖式跳水。2013年,东北三省的GDP增速分别为,辽宁11%、黑龙江9.6%、吉林9%。辽宁经济增速排在全国第一集团,黑龙江和吉林也在中游,并不落后。

  2014年,各省经济增速普遍下降,但是,东北经济增速下滑幅度最猛,和严重依赖煤炭的山西组成了“垫底集团”。

  2015年,黑龙江、吉林和辽宁的名义GDP增长率分别为-0.29%、3.41%和0.26%。  

东三省GDP增长率。东三省GDP增长率。

  东北和俄罗斯之所以会有相似的经济表现,主要还是在于经济结构类同,高度依赖资源产业和重工业,发展经济主要依靠国企,政府主导资源配置,以及广泛存在的官员腐败。

  数据显示,2014年东北第二产业GDP占比为47%,高于全国42.6%的平均水平;服务业发展则相对缓慢,占比仅为42%,低于全国48.2%的平均水平。另一方面,工业总产值中的重工业占比偏高。2014年东北重工业占比仍维持在78%,高于全国不到70%的平均水平,尤其是黑龙江和辽宁省重工业占比分别高达80%和79%,且多集中在钢铁、煤炭、石油等产能过剩行业,产品也多处于产业链的底端。另外,东北经济又高度依赖国企甚至央企。以黑龙江为例,央企占全省工业的比重达60%以上。

  不过,与俄罗斯相比,东北的经济结构还要好一点。2014年,俄罗斯能源和原材料工业占比高达67.2%。所以,俄罗斯在这一轮全球经济低迷当中,跌得更狠。

  当然,如果有人喜欢比烂的话,脓肿之处也会灿若桃花。东北之所以会患上俄罗斯病主要有两大原因,一是历史原因,二是错失改革机会。

  从历史来看,东北在1949年之后,是中国最像前苏联经济模式的地区。东北离前苏联最近,和其他地区相比接受的苏援最多,加上矿产资源丰富,于是成为共和国天然的重工业基地。

  上世纪90年代国企改革,东北是影响最大的地区,但同时也是改革最不彻底的地方。一直到现在,企业办社会仍然在东北普遍存在。前两年,大庆油田对职工子弟就业进行招考改革,这只是让招工更加公平的一点改进,只是轻轻地碰触到了油田职工的一点点特权,没想到居然也引起轩然大波,引发群体性事件。

  在本世纪之初,受宏观经济影响,东北经济低迷不振。此时,如果能够继续推进国企改革,进行经济结构调整,东北或许就能走上一条不同的道路。但当时的政府没有这样做,反倒是以一副亏欠了东北人民的心态,在2004年推出了振兴东北计划。国家资源大量向东北国企倾斜。东北成为新一轮国进民退的急先锋。

  当然,就地方政府的治理水平来说,东北恐怕也算不上优等生。今年春天,一位浙江某地的民政官员对我说,在全国的民政系统中,他们是最辛苦的,最舒服的还是东北,那边有些城市民政系统的人员编制比他们多一倍。

  在新世纪的十几年中,东北的经济结构单一、粗放式发展等问题,从中央到地方也不是不想改变,但东北和俄罗斯一样,经济好的时候没有动力改,经济差的时候又改不动,最终只能坐困愁城。

  改革开放本身就是一场伟大的自救

  那么,东北究竟应该怎么办?

  是让国企破产,然后,让东北的大老爷们到帝都开黑车,或者,如有些人嘲笑的那样,东北的姑娘们去做网络女主播或者网红,来拯救东北?

  我要说的是,这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好。市场经济本身就是一个个自由人的联合,大家基于自身利益,通过分工合作,而兑现自己的经济价值。只要不是违法犯罪,任何能够带来收入的工作和职业,都比在僵尸企业中混日子、坐吃山空要强。

  自救不是什么耻辱的事情,而且是理智并且勇敢的行为。我们不要忘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本质上也是一场伟大的自救运动。

  1978年,安徽小岗村十八位农民冒着“掉脑袋”的风险,立下生死状,在土地承包责任书上按下红手印,由此拉开中国改革开放的序幕。这18位小岗村村民的行为,不是政府安排的,完全是在政府和僵化的体制解决不了他们的吃饭问题之后,展开的经济自救。 

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18位农民按下红手印的“包产到户”契约。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18位农民按下红手印的“包产到户”契约。

  城市中的市场经济,则始于返城知青和待业青年们的经济自救。政府无法解决就业,他们也是为了解决吃饭问题,冒着被打击成“投机倒把”犯罪分子的风险,成了倒爷,在夜市练摊。“倒爷”们让商品流动加速,让市场信号渗透进了计划指挥棒下的国企,最终撬开了计划经济的闸门,让政府放开了价格管制。

  说改革开放始于小岗村的村民自救,改革开放是一场伟大的自救行动,一点也不夸张。

  自助者方有天助。全国人民都已经自救了将近40年,东北为何就不能自救?经济陷入困境,恰恰应该是东北自我救赎、自我拯救的开始。

  政府层面的自救行动无非是,东北需要把这些年落下的改革开放功课补上,尊重市场和法治,保护民营经济,鼓励创新,从政府自身和国企开刀,该裁员的裁员,该破产的破产,千万不要再有什么天上掉下几万亿的幻想。

  民间也要摆脱对国企、政府的依赖思维。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固然是每个人都希望的,但是,如果这份工作并不带来更好的收益,只是混日子、等救济,就是可耻的,也是没有希望的。

  我并不主张用开黑车解决所有东北人民的就业。实际上,很多东北国企的职工是很好的工程师、技术工人,他们如果想开了、放下了,完全可以在其他企业、在别的地方找到更好的工作,获得更好的收入。

  越来越多的东北人走出东北,到市场化程度更高的沿海经济发达省份开黑车、打工、做生意,对家乡也是好事。等到有一天,走出去的东北人还会带着资金、技术和新观念回到东北,他们才会成为“东北救助运动”真正的主力军。不要担心他们不会回去,就像不要担心中国的海外留学生不回国效力一样。而且,他们比发达地区借调去东北的干部管用得多。

  在经过10多年的高歌猛进之后,全球经济已经进入了新的“平庸时代”。现在、未来一段时期,都不会再有一位“救火队长”式的超级英雄出现,力挽狂澜。1.2亿东北人的幸福,就在自己手上。

责任编辑:刘灏


更多精彩:
泰州侦探公司

江门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5,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江门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